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阳神阿波罗

一个人民警察的博客

 
 
 

日志

 
 

童工、学徒工、少年钳工(二)  

2008-08-30 12:54:46|  分类: 回顾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童工、学徒工、少年钳工(二)

 1976年是个多灾多难之年。这年的1月8日周总理去世,后来7月6日朱德委员长去世。7月28日唐山大地震,全国震惊,我们这里也闹地震,到处防震。厂里工作还在车间里,但晚上派人值班。

  原来我住在姜堰下坝医院爸爸的宿舍里,由于防震,我和爸爸也不敢住在城里,经常步行回官庄乡下家里。在官庄,我们一家搭了个防震棚,在我家前面邻居房前。因为前面邻居全家都在县良种场,不住在家中。防震棚用树枝做椽子,上面铺上塑料薄膜,上层再铺一层泊油纸,最上面盖上小麦草。

  每天早上步行45分钟到城里,我到厂上班,晚上步行回家,有时也在厂里值班,是防震的班。不值班,回到家,喝上几碗糁儿粥,点上一堆麦穗壳驱蚊,坐在庄子大巷上乘凉,听老人们讲述地震的原因:中国大地下面有九条大鳌鱼,过些日子这条动动、那条动动,这就是这里地震那里地震。虽然已在工厂做工,但毕竟不满14周岁,听了老人的话也将信将疑。那时科学知识没有现在普及,人还是比较愚昧的。

  为了防止地震后没吃没喝,我们做了充分准备:用元麦炒熟,做成炒面,装到布袋里;将开水装到瓶子里,以防地震后河水有毒时备用。

  关于地震的谣言四起,有人说某夜某地田里冒火,也人有讲某公社地里冒水,还有传言有个地方地面裂了一个大缝。

  由于谣言太多,那时有种感觉,好象世界末日快到了。有人平时很节俭,此时也舍得花钱吃穿(当然物质不丰富,也没什么好奢侈的)。也有人抓紧办事结婚,厂里也有几个工人就在那时结婚的。

 1976年8月22日,我上夜班,是中班。这天,爸爸也没回家。11时下班后就睡在厂里锯木车间棚子里,大约凌晨1时左右,我被厂革委会副主任史更余(他是铁匠出身,是“三结合”作为工人代表成为厂领导班子成员,他是我爸爸的好朋友)推醒,他大声叫道:“小爹爹,快点,地震啦!”我一翻身起来,到厂门口正好遇到从医院宿舍赶来的爸爸,他背着炒面袋子和装有八个盐水瓶子水的网袋,拖着我一起随着大队人马沿着马路向南走。路旁边有线广播不断播着:“地震警报!呜――呜――呜。”还伴有“乒,乒,乒”的枪声。我们一直跑到泰县第三机械厂对面的空旷的菜地里,大家坐在那里地上,惶惶不可终日,等待地震的到来。天,也是黄黄的,有种欲堕的感觉。

 到天亮也没地震,有人就要回家取东西,但到我们厂门东边扬桥口被站岗的民兵挡住。直到晚上才允许群众回家。

  我们躲避地震的地方,十年后成了我们泰县公安局的办公所在地。

  那次警报后我们紧张了好几天,我上班时把工作台和钳工用的台虎钳搬到车间外面,以便一旦发生地震随时可脱离危险。正好为迎接秋收,我们还到农村生产队去维修脱粒机,在晒场工作,也不用担心地震打伤人。

  尽管防震紧张,但大家总体不太慌乱,因为大家都相信有毛主席、党中央的领导,什么困难都能战胜。

  可是过了十多天,1976年9月9日上级通知下午4时有重要广播要收听。那时姜堰公社广播站在我们厂里,在我们车间对面有三间房子,最东边的一间是我们金工车间的工具保管室,中间和西边两间房子是公社广播站。在广播站和我们车间之间是敞棚,广播站把喇叭挂在敞棚柱子上,我们全厂职工各自拿椅子听广播。4时整,广播里播送中共中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国务院、政协全国委员会、中央军委告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书,当听到伟大领袖毛主席因病医治无效于今天凌晨0时10分在北京去世,我们惊呆了,一是不敢相信,毛主席怎么会去世?他老人家身体健康,我们祝他万寿无疆呀;二是毛主席是人民的大救星,他去世了,我们今后怎么办?广播站老王、老丁和小马开始抽泣,工人们一下子全哭了起来,特别是从旧社会过来的老工人们嚎啕大哭。

  随后几天,哀乐声、国际歌声播放不息,人们处于极度的悲哀之中。厂里也设了灵堂,挽联上写着“国际悲歌歌一曲,狂飚为我从天落”。我们工人轮流为毛主席他老人家守灵。

  晚上回到家,就到官庄中学看各地悼念毛主席的电视。官庄中学当时有一台只有9吋的小的黑白电视,要用很长的竹竿把天线竖立在校长室屋顶上空。就这样还看不清楚,经常在屏幕上出现许多雪花。这时,教物理的凌仁山老师就去把竹竿转一转,说是把天线调个方向。果然一调就好得多,但过一段时间又不行,这样一晚上要调好多次。看的群众很多,我们东西两官庄的老百姓都来看,有时还要站在带来的椅子上才能看到。

  厂里召开大会,陈支书要求全厂职工要化悲痛为力量,继承毛主席遗志,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旗帜,在当前要抓革命、促生产,把工业生产和为农业生产服务搞上去。那一段时间,人们每天加班加点拚命工作,这样才能以实际行动来悼念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全世界无产阶级和被压迫人民的伟大导师毛主席。

  9月18日下午,我们县城一万多群众集中在泰县人民体育场,参加在北京天安门举行的毛主席追悼大会。我们厂的全体职工在体育场主席台南侧100多米偏东,我和师傅们一起怀着无比沉痛的心情站立在那里。下午3时追悼大会开始,王洪文主持,广播里传来声音,我们向毛主席遗像一鞠躬、再鞠躬、三鞠躬。中共中央第一副主席、国务院代总理华国锋同志致悼词:

 “同志们、朋友们:

  今天,首都党政军机关、工农兵以及各界群众的代表,在天安门广场举行隆重的追悼大会,同全国各族人民一道,极其沉痛地悼念我们敬爱的伟大领袖、国际无产阶级和被压迫民族被压迫人民的伟大导师毛泽东主席。

  几天来,全党全军和全国各族人民,都为毛泽东主席逝世感到无限的悲痛。伟大领 袖毛主席毕生的事业,是同广大人民群众血肉相连的。长期受压迫受剥削的中国人民,是在毛主席的领导下翻身作了主人。灾难深重的中华民族,是在毛主席的领导下站立起来了。中国人民衷心地爱戴毛主席,信赖毛主席,崇敬毛主席。国际无产阶级和进步人类,都为毛主席的逝世而深切哀悼.....”

   这时由于下午1时就进场、站立时间过长,天气炎热,人又多,我头晕一下子倒下。立即有医生过来,给我喂水,并打了一针。医生认识我,要我休息一下。追悼会结束后,我和师傅们回厂,他们说自已也差点昏过去。

  10月11日在车间里看到10日的人民日报,上面说中央决定建立毛主席纪念堂和出版发行《毛泽东选集》第五卷。

   到了10月中旬一天下午,听到爸爸和县粮食局的二个老干部在医院谈论:江青和上海的那三个男的被中央抓了起来。他们说这下子国家要太平好些年了。那时候,在文革中被批斗的老干部听到这消息都很高兴。

  10月24日,全县城的工农兵学商社会各界都来到县体育场,我们厂全体职工也参加了集会,大家热烈庆祝粉碎王张江姚“四人帮”反革命集团,热烈拥护华国锋同志任中共中央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会后,我们参加了游行。队伍从体育场东大门出来,沿328国道向东,经泰县建筑安装工程公司与烈士陵园之间的大路向南,再由东大街去南大街,最后在姜堰中学门口结束。人们象过节一样欢欣鼓舞。

  紧接着,厂里和全国一样开展揭批“四人帮”。不过这回都是晚上下班后开会,没有过多占用上班时间。学习中央文件才知道毛主席早就对“四人帮”进行批评,早就要解决“四个帮”问题。除了学习文件,还要发言,还要写批判文章。工人们最痛狠“四人帮”的是他们把国民经济搞到崩溃的边缘,尤其是“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大家发觉我们现在这么穷,都是“四人帮”造成的,真是祸国殃民!

  车间在最西边的墙上开辟了揭批“四人帮”的专栏,我们几个年轻人写得多,专栏由我们一起进厂的高中生毕业生孙宝海负责,半个月一换。墙上还悬挂着12月底请回来的毛泽东主席和华国锋主席的画像。

  晚上的学习会几乎每天进行,一直到1976年底,这样每晚要到9点钟左右才能回家。从处于县城的厂里到官庄家中要走45分钟,途经好几处荒野的地方,还有一处是乱坟地。进入晚秋和冬天,夜里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风一刮,枯草沙沙作响,有时惊出一身冷汗。我妈妈说:“鬼怕人的咳声和唱歌声,只要人一开口,鬼就退后三丈。”其实,我倒不是怕鬼,而是听人讲在这条路经常有拦路抢劫的。我在厂里用三角锉在砂轮上给每个面开个槽,磨成三角刮刀,再用铜焊条氧焊好,装上钢管可以伸缩。每天晚上回家放在身上,出了县城北边公联大队就唱着歌边快步向北跑。那时会唱的没几首歌,唱了《国际歌》,再《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然后唱《江南水乡好风光》。大约唱两遍也就可以到庄东头了。有时学习会散会太迟,我妈妈就提着铁叉,到半路上接我。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那时白天的工作是繁忙的,华国锋主席提出:“抓纲治国,大干快上”,重申要实现工业、农业、国防和科学技术现代化,在工业生产上要继续高举“工业学大庆”的旗帜,要求“一年初见成效,三年大见成效。”工人的主人公的思想十分突出,师傅们为技术革新献计献策。1977年人民日报、解放军报、红旗杂志的元旦社论有这么一段话:“全国人民意气风发、斗志昂扬,在华主席提出的抓纲治国战略决策指引下,埋头苦干,决心把毛主席开创的无产阶级革命事业进行到底,举国上下出现了热气腾腾、蒸蒸日上、万众一心的新局面。”

  刚满14周岁的我也被这种浓烈的气氛强烈感染,在每个工人都写的给厂党支部的决心书中,我写道:“更加认真地学习钻研技术,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中作出自已的贡献。”

  评论这张
 
阅读(219)|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