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阳神阿波罗

一个人民警察的博客

 
 
 

日志

 
 

共和国的优秀公安局长  

2009-05-31 23:52:36|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晨,古城姜堰,九曲桥边公安宿舍西端,一位年近八旬的老人走出小院,在前面路上上散步、活动四肢、深呼吸。尽管头发花白,但仍精神抖擞,眼睛透出一股精明、智慧之光。他就是原泰县公安局局长、全国优秀公安局长潘兆祥。

  潘兆祥,1932年9月21日出生于泰县姜堰镇下坝,解放前就参加革命工作,共和国成立的那年,他参加了公安工作,从此投身共和国的公安保卫事业,把自已全部精力注入泰县这方土地的平安、人民群众的安居乐业、社会的稳定之中。

  起初,他在溱潼公安分局做民警,后因工作突出而调到县公安局治安股从事侦察破案(解放之初县公安局没有刑警队,侦查破案工作由治安股负责),侦破了一个又一个案子,包括许多大要疑难案件。后来成立刑侦股,他担任副股长、股长。五、六十年他作为破案高手在泰县已是闻名遐迩。文化大革命期间,“砸烂公检法”,他被砸出公安到溱潼做市管会主任。1974年又调回公安,不久担任泰县公安局副局长。

  1981年7月我从公安学校毕业分配到泰县公安局工作时,潘局长时任泰县公安局党组副书记、常务副局长,分管刑侦工作,我报到时他正在中央政法干校学习(当时江苏在那里一起学习的有后来担任省公安厅长的盱眙县公安局长裴锡章、后来担任连云港市公安局长的东海县公安局长刘殿斌)。

  第一次见到潘局长是1981年的国庆节,他从北京回来中午在县公安局食堂吃中饭,我从乡下破了一个盗窃现金的案子骑自行车回到局里也到食堂吃饭。潘局长见我从外面回来满头大汗,就对我说:“你大概就是刚从公安学校分配来的那个学生吧?”我捧着饭碗看了看他,发现这人没见过,桌上是一碗白饭、一碗青菜汤,个子不太高、小平头、人虽清瘦,但很有气质,眼神象剑一样剌着你,好象一下看透你的心里的一切,与刑侦股的同志们平时描述的潘局长的形象一样。我就玩皮地说了一句:“您大概就是在北京学习的潘局长吧?”他说:“为什么?”我说:“凭直觉和刑侦股他们平时谈的。”潘局长笑了笑,问:“最近忙什么?”我说:“良徐有个户人家儿子准备结婚的钱被盗窃了,我去破的。”他问道:“案子怎样了?”我从口袋里掏出一叠钱,说:“破了,赃款起到800元。”他听了破案的过程,说了句我终身难忘的话:“干我们这行的说到底就是要为老百姓破案,就是要把老百姓的事当自已的事来办。”

  潘局长回来没有多长时间,组织局里相关部门把几个月前发生的盗窃人武部电台的大案破了。这在当时是轰动一时的大案,也是一起高难度的案子,通过破案抓获了企图抢劫枪支进行犯罪的团伙。潘局长对案件的分析判断之准确、采取措施之果断、安排组织之周密,给刚参加公安工作的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1982年2月,潘局长担任局长、党组书记,但他仍然始终战斗在一线。每缝大要案件发生,他都亲临现场,特别是恶性案件,如侦破杀人案件,他都和民警一起摸爬滚打,包括在乡下与民警一起睡地铺。

  1984年7月下旬,泰县泰东乡、大冯乡、塘湾乡相邻的几个村境内的江海线(江都--海安)等三路11万伏、22万伏的高压输电线路被人多次锯电杆拌线,导致电杆倒塌,输电线路几度中断。由于是多次断电、损失较大、影响恶劣,中央有关部领导分别做了要求快速破案的批示,省公安厅刑侦处卜岳处长连夜率侦技人员赶到泰东乡指导破案。当时谣言四起,有人说是反革命破坏,竟有人传言是台湾派特务干的。潘局长对所有现场亲自进行勘查,发现每根电杆有4根拌线,每根拌线下端是直径为16mm的钢元,每根钢元都是被锯掉取走一段,而且下面锯得较低,其中有一根钢元是在山芋田里,作案人把山芋垅扒开贴着地面锯的。潘局长据此分析:不是什么反革命破坏,作案人的动机目的很简单--盗窃钢元。当时提出五排五查,我们刑警队3个副队长各带侦察员在三个乡镇排查,童东兴在大冯,姚春喜在泰东,我与侦察员孙余海、赵希贵、何标以及扬州警校的实习生明冠在塘湾。白天、晚上深入村组排查,夜间带民兵巡线防止再次作案,几乎整夜不眠,天亮了才睡上一会儿。潘局长和分管刑侦的高局长以及卜处长都住在乡里,不断到三个乡过堂听汇报,他们也是几天几夜连轴转,时值高温季节,住在乡下小旅馆里,条件之差可想而知。这是现在许多人不敢想像的。一周下来没有进展,潘局长决定把排查对象缩小为:拾荒的、打铁的、水泥预制的。犯罪分子肯定是这三种职业之一。第二天,即1984年8月8日上午,我们正在大冯乡政府参加各乡镇分管政法的乡镇长、公安科长和刑警队负责人会议,在大冯排查的侦察员赶来报告:大冯三豆庄村铁匠、平时也拾荒的帅学礼有重大作案嫌疑。潘局长听了详谈汇报后当即决定传唤帅学礼,并同时对帅家搜查。当搜查的侦察员从帅家搜到拌线上的螺母时,泰州市公安局刑警队吴队长、汤队长也带着赃物钢元和收赃人赶到大冯,收赃人指认帅就是销赃人。很快帅学礼交待了盗窃高压电杆拌线钢元并销赃的犯罪事实。因帅学礼的行为客观上破坏了电力设备,危害了公共安全,他被法院判处死刑。

  在1986年夏天姜堰乡前堡村潘兰英被杀案的侦破中,尤为看到潘局长的侦查指挥决策的水平。犯罪分子夜间杀人后放了一把火,将受害人家三间房烧得精光。潘局长到现场后指示:拍照固定初步勘查后,把现在灰烬用筛子全部过滤。他亲自和技术员一起,一筛一筛地过滤,最后终于发现了线索,为准确分析案件性质提供了依椐。他认为这是一起抢劫杀人案,犯罪分子对现场和受害人家庭情况熟悉。他针对受害人家有一只放书的箱子被犯罪分子抛到距离现场5里远的泰县船厂院墙内这一情况,走访已分居的受害人儿子,了解到受害人曾在这书箱内放过钱。通过工作,最后锁定曾到受害人家借过钱的受害人远房亲戚、姜堰布厂的陆某。陆某在文革期间参加溱潼武斗,开枪打死过人、坐过牢,发案期间又被厂里派往参加上坝派出所组织的联防巡逻,具有一定的反侦查能力。陆某为了逃避打击,在作案这天夜间利用参加巡逻有意打了一个时间差,但还是被潘局长派人把这一节查清,并发现经济拮据的陆某在案发后偿还了长期欠下的赌债。如何突破此案,潘局长组织大家讨论。夏天的晚上,大家聚在老公安局里潘局长与高局长住宅之间的局会议室天井中,边乘凉,边讨论,潘局买来西瓜,大家边吃边聊。有人主张先找来谈,有人主张传唤,有人主张拘传。潘局等大家发言好后说:“陆具备一定的反侦查能力,心理承受能力也强,又坐过好多年牢,还竟然参加联防巡逻,对我们平时的一套都了解,如果我们用常规方法对付他,他会摸到我们的深浅,会抗拒到底。所以,我主张对他直接刑事拘留,并且一宣布拘留就立即送看守所,在看守所组织突审,给他一个出其不意,让他来不及反应,以达到一举突破的目的。”当时,局里依计行事,当陆某被拘留到看守所后,精神立即崩溃,半小时不到就交待了犯罪事实。原来陆某长期赌博欠债,在半年前向姨舅母潘兰英借钱,受害人从放钱的书箱内取钱给他,后来他赌债较多,就预谋到受害人家抢劫。陆某杀人放火后,把书箱带出撬开后抛到船厂院内,把撬箱的起子(螺丝刀)从反修桥上扔到新通扬运河中。局里组织打捞起子,潘局长亲自到通扬河边看水流、看航运情况,确定打捞的范围,打捞的方法。姜埝派出所所长鲍明泽带民警一连打捞了三天,没有收获,就向潘局长报告:办法想尽了,实在打捞不到。也有人提出:会不会陆某说了假话?潘局长分析:陆某是在突然被拘留的情况下交待的,来不及盘算说假话,起子应该就扔在新通扬运河内!他强调:这是认定犯罪事实的最关健的证据,应当不惜代价、坚定信心打捞出来。他要求再用磁铁绑在绳子上,加大磁铁的密度,到通扬河反修桥东侧重点来回拖拉打捞。果然第四天上午就将起子打捞上来。经上海市刑事科学鉴定专家鉴定:把起子就是撬箱子的起子。尽管后陆某在审判阶段翻供,但在执行死刑,他临上刑场时对在场的省高级法院的审判员、监督执行的省人民检察院的检察官和公安干警说:“现在,我说实话:这个杀人案确实是我干的。我以前以为翻供可以能逃脱的。”

  我在此列举的二个案件仅是潘局长指挥侦破众多重特案件经典之一,他侦破案件的精彩之作可以写成一本厚厚的书。在潘局长担任局长期间,泰县的8类重特大案件全在98%以上,杀人案件连续7年全破。

  潘局长不仅重视大案侦破,而且还重视一般案件的侦破,那怕是一个小小的盗窃案。他常对我们说:“农民面朝黄土背朝天,工人一个毛孔一滴汗珠,一年忙到头,就得了那一点儿钱,如果被偷了,人家整个家庭生活就受到很大影响,所以一般老百姓的‘小案’就是大案!我们都要全力以赴地去破。”叶甸仓南的一户群众家失窃2000多元,他要求刑警队不破案不撤兵,侦察员赵希贵、丁红军在那里一住就是半年,最终破了案才回局。刑警队副队长童东兴常被潘局长安排侦破那些久侦未破的案子,在乡下一住就是几个月。对于盗窃串案,即使有的案子只失窃了几元钱,潘局长都带刑警一一勘查现场,都认真分析研究,都认真组织侦破。那时,他带领大家常常一破一大串案子,抓住一个流窜犯一破就是上百起案件。那些年,泰县的一般刑事案件破案率都在85%以上。老百姓送给刑警队的锦旗太多了没法挂上墙,只好用照片上墙。公安局也是一个星期有七天晚上是灯火通明,大家都在加班加点拚命工作。公安机关在社会上威信也很高,我们在外破案,遇到民事纠纷、交通事故,老百姓都喊我们评理、请我们帮助处理,我们一说一个参考意见,双方都能接受。

  潘局长常说:“一个地方公安机关在群众中有没有威信,一看有没有为他把难事解决掉,如破案,二看公安办事公不公。不是靠做表面文章,而是要做实事。”治安股处理治安案件、调处民事纠纷,他大多数都亲自过问,听汇报,看处理得是否公道。每一封人民来信,他都亲自阅批,并跟踪过问落实情况。姜堰镇有二户群众为邻里住房发生纠纷打架致人轻微伤,派出所报治安拘留,他没有简单一拘了事,而是叫派出所长亲自画好住房的图送来,研究从根本上解决的意见,把双方找来调解,最后双方口服心服,握手言和。那些年泰县基本上没有发生什么民转刑引起的杀人案。

  潘局长在全局工作人员会议上经常讲:“我们共产党为什么会掌权?是群众支持我们。群众为什支持我们?因为我们解决了群众最需要解决的事。群众有哪些事要我们帮助解决?这就要我们经常去听群众的意见。这就是毛主席老人家说的:从群众中来,到群众去。不能老坐在办公室,这是了解不到群众心里想什么的。”他不但经常到各乡镇了解基层干部对公安的意见,还经常到村组去倾听一般群众的意见,包括下乡破案时,他问那些被窃案的事主:你们这里除了你家被盗还有那些人家被偷?这里治安怎样?老百姓对公安特派员工作有没有什么意见?还有什么需要公安做的?他还有一个独特的了解群众呼声和社会反应的渠道:为了消除疲劳,他常在下班后到姜堰澡堂子里“闷”一下,在普浴的头池上蒸上个把小时,然后在大堂椅子上躺下,眯着听听堂子里的浴客们的谈论。他认为这是一个“百口堂”,社会上各类人物都有,在这里可以听到各种意见各类声音,了解到许多从其他渠道听不到的情况。

  1985年全省试行合同制民警,全县招收了100多名合同制民警,他要求局政工股要加强培训,除了加强政治教育、业务培训外,更重要的还要加强公安工作的群众路线的教育,培训群众工作的方法。除了集训,每年还举办四期轮训班,一期三个月,把全体合同制民警普遍轮训一遍。这批民警后来考公务员转正,现在这批民警中已产生科级干部15人,其中副局长二人,其他也大多数成为姜堰公安局、泰州公安局、高港分局的骨干。

  泰县公安局干警的成长进步,得益于潘局长的工作上的从严要求、生活上的及时关心、用人上的正确引导。他要求干警在工作上一丝不苟,认为如有一点闪失就可能带来不可挽回的损失,就可能对群众利益带损害,就可能致使一个案件破不掉或者造成冤假错案。他经常亲听工作汇报,有时他靠在椅子上,眯着眼睛听,等你说好了,他连问几个问题,如果你汇报时讲了假话,就立刻原形毕露。他最容不得说假话谎话骗话的,立即给予严厉批评。全局干警以后都相互流传:在潘局面前不能说假话,如工作没有到位,就讲实话并迅速弥补,但切不可胡说。他审批手续都必看材料,不仅看审批表,而且看笔录,连错别字和标点符号错都指出来。我们在乡下破案,案子没有破时,局里如无通知回局,是不敢擅自回来的。但如干警家有困难,他知道后会主动关心。生病,他会派人来慰问,有时他会亲自来看你;家里孩子工作无着落,他会叫你所在部门负责人来问你有没有想去的单位,然后,他会亲自到那个单位帮助你解决;经济困难,他会派政工干部带上现金来解你燃眉之急,或者干脆他自已掏钱资助你。在使用干部上,他坚持一切以品德、工作、能力和业绩为标准,在他任局长期间,没有听说哪个人是因为有关系有后台而提拨的,更没有任何人是买官买来的。他在大会上公开讲:“谁伸手要官、要权、要名、要利,我只有一句话:不给!”每个干部提拨后,他都一一和分管局领导一起找你,指出你工作中存在的问题,提出希望,并且对你今后工作中可能遇到的困难、可能出现的问题,一一作分析,告诉你怎样应对。他告戒你:要防止骄傲自满,又要防止束手束脚;要正确对待别人对新干部的轻视,更要注意别人的抬轿子吹喇叭拍马屁;既要防止工作打不开局面,更要警惕刚取得一点成绩就大吹大擂、飘飘然。对年轻干部也是大胆使用,仅1984年6月就提拨20多岁、30多岁的派出所长、业务部门负责人就有10多个。由于,他用人公道,所以局里干警都知道:只有好好工作才能得到进步,你只要好好工作了就一定会得到认可!那个年代全局上下全都是奋发向上、朝气蓬勃的精神状态!

  他抓队伍,不仅靠正确引导,还注意发现队伍中存在问题,抓早抓小抓苗头,防范于未然,未雨绸缪。同时真抓、亲自抓,敢干顶真碰硬。当听到风言风语的小问题,就在会上不点名而点事地刮一刮;当发现在的干警家庭有磨擦,就派政工干部去侧面了解,是家属对干警工作不支持,就做解释工作,如是干警交往不慎,就给予批评教育,及时挽救;人民来信来访中反映干警违法违纪问题,他立即安排政工、纪检(88年底局里成立纪检组)干部去查证,如属实就研究处理,如不实,则还干警一个清白;许多有这样那样犯错误倾向的人,他都经常性地直接找来谈话,及时教育,因他有崇高的威望,犯错的干警不敢在他面前撒谎,经他教育都即刻悬崖勒马。发现有干部不适宜在一个地方或部门工作,就立即采取组织措施予以调离。在他任局长期间,由于抓得严、抓得早、抓得及时,不但没有一个干警被刑事追究,而且竟没有一个干警因为严重违纪而处分的。同时,也没有什么干警在家闹离婚,在外出洋相的,更没有对老百姓吃拿卡要、敲诈勒索、乱收烂罚的现象。多少年来,从公安机关的队伍建设中我们真正体会到:严是爱、松是害!

  潘局长的动真碰硬,不仅体现在内部抓队伍上,而且体现在对外的严格依法办事上。有个镇的副书记的儿子盗窃多起,而且寻衅滋事、殴打他人,派出所刑事拘留了他。副书记来潘局长家说情,要求治安拘留了事。潘局长说:“盗窃数额较大,寻衅滋事多次,依照刑法是要追究刑事责任,这个口子不能开。”以后依法报捕,检察院也批捕、起诉了。他对我们说:“干部子女犯罪了,不依法处理,老百姓就看不起公安机关,公安也就会一点威信都没有了。”我体会,在这里他说的“威信”就是我们现在所说“公信力”。他在局里各种会议上常说的一句:“我们人人都要严格执法、公正执法,人人都要严格自律,时时想到‘泰县公安局’这五个大字,要为这五个大字增光,不能为这五个大字抹黑。”  

      那个时代,许多人都想转为城镇户口,“农转非”非常热门,每年底千分之二农转非如同千军万马过独木桥。1989年12月,我作为副局长、党组成员第一次参加研究,会上讨论到一个镇上报上的候选人员名单,有七个是乡镇干部,有二个特困群众,其中一个患癌症的供销社女营业员,为丈夫申请,一个是老知青为瘫痪的妻子申请,而这个镇只有二个“农转非”名额,潘局长在大家发表意见后提出:七个干部让一下,这次解决二个特困群众。有人说干部中有三个是县领导关心的,潘局长说:“你们看材料,那个患癌症的女营业员,夫妇双方父母都要供养,孩子还小,家庭十分困难,急需解决,而且今年如果女方有个三长两短,以后连申请的机会都没有了;那个老知青,可怜啦,插队了多年,在农村找了个老婆,生了一个孩子就生病瘫了。乡镇干部再困难也比群众日子好过呀,我们如不解决群众的困难,就是丧天良呀!县领导那里,我去解释。”任何时候不做丧天良、违背良心的事,这应成为我们做人做事的底线!

  潘局长不仅在工作上严格依法办事,而且对自身要求也很严。公安局起初只有一辆黄吉普,后来渐渐地增加了“拉塔”、“桑塔纳”等,他除了到扬州、南京开会,在县城全是步行,下乡有时还是坐刑警队的那辆三轮摩托。作为人情往来,也有朋友和老部下送点小礼,但必须是正常往来,没有任何涉及到案件说情等事的,同时他全是礼尚往来,你送两条烟,他就回两瓶酒。那时没有公款吃喝,上面或外地来人,他全带回家招待。平时局里干警家子女结婚,私人关系一般的,他出个“人情”,如是相处几十年的老战友,则到过年过节时也请人家到自家里聚聚。每到春节后全局开会,他都把全县的乡镇公安特派员、派出所长、主要业务部门的负责人,分批请到家里吃顿饭,一起叙叙,全局就象一个大家庭。他是大事讲原则,原则不让当;小事可灵活,灵活中浸透人性化。

  潘局长十分注重工作创新和规范。为了使公安工作进入规范运作的轨道,他率先在全省建立了县级公安机关的法制办公室,负责对全县公安执法办案的审核把关。他强调:“公安行政执法要以理服人,公安刑事办案要用证据说话。”“治安处罚不仅要合法,还要合理,要让当事人和老百姓心服口服。”“破案不能主观臆断,要有准确分析、有充分依据、有确凿证据。”“证据要靠难苦细仔的取证工作而来,不能靠刑讯逼供。”“历史的经验证明:强迫命令是要出事的。”“我们这些人如果没有意外是要活好多年的,我们每办一起案件要经得起历史的检验,要办成铁案!”“交通局陆上监理划归公安,公安成立交警队,我们要管好,不然就会损坏公安形象。”“办案不仅看犯罪事实是否真实,还要看你办案过程是不是合法。”他的这些说法在当时是具有前瞻性的。这就是现在说的“行政行为要具备合法性也要具备合理性。”办案严禁刑讯逼供,办案要办成铁案,要加对公安交警的管理、既要重实体更要重程序等等。他还要求“公安要照顾基本群众,不能在众人头上捞一把,否则就失人心;不能在叫花子身上剥棉袄,否则就丧人性。”这就是我们今天说的要保护弱势群体。他还说;“我们平时执法办事,依法律、合天理、从人性,这样社会才安定、才安逸。” 这不就是今天建设和谐社会的要求吗?

  那几年全县公安工作在全位于前列,全县的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在全省、全国都处于先进行列。潘局长多次被省厅表彰记功,1988年时在省厅宣传处工作(后任江苏省省长助理、公安厅长,现公安部部长助理)的黄明同志亲自到泰县为潘局长整理先进事迹材料,1988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给潘局长授予“全国优秀公安局长”的称号。我印象中这是建国以来的第一次(可能共有二次),当时全国只授予52名,江苏省只有潘局长和大丰县公安局长黄淦同志。

      共和国的优秀公安局长 - 太阳神阿波罗 - 太阳神阿波罗

1989年11月29日上午潘局长(左2)在全县公安保卫工作会议上。左1为常务副局长高宝鉴、右2为政委钱存志、右1是我。

      共和国的优秀公安局长 - 太阳神阿波罗 - 太阳神阿波罗

          自左向右为常务副局长高宝鉴、局长潘兆祥、政委钱存志、我。       

  1990年2月他从局长位上退下来,只担任县公安局党组书记,同时还担任县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主任。许多工作他不再过问,但他仍然战斗在侦查破案的一线,发生了大案他还和我们一起勘查现场、一起分析、一起排查、一起对证据进行研究、一起听侦查员的审讯、一起看材料......90年代的初期、中期,泰县(姜堰)的许多大案,如顾高克祥村抢劫杀人案、王石供销社二名营业员被杀的特大案件、桥头柳庄杀人案、姜堰光明新村入室抢劫杀人案等恶性疑难案件,都是在潘局长的指挥指导下破获的。

  他不仅是我们的领导,更是我们的老师!他是我们泰县公安、姜堰公安的警魂!

  我国县域面积占国土总面积的93%,人口占全国总人口的73%,县域GDP占全国的一半以上。自古以来县级政权至关重要!维护全国改革发展大局,县一级起着重要作用。而作为担负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重任的一支专门力量,县级公安机关的作用尤为突出。我国190万公安民警,80%都在县级公安机关,绝大部分安全保卫任务主要靠县级公安机关落实。县级公安局长是一个县的最高治安长官,是一个县公安队伍的领导者、带头人,也是公安工作的具体组织者、执行者,地位十分重要。县级公安局长所处的地位、所担负的责任和所发挥的作用,决定了县级公安局长必须具备很高的素质、能力和水平。

  今年,公安部党委决定举办的全国县级公安局长“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推动公安工作上新水平”专题培训班,重点培养县级公安局长五大能力:积极构建和谐警民关系,着力提高群众工作能力;大力加强执法规范化建设,着力提高理性、平和、文明、规范执法的能力;深入推进公安信息化建设,着力提高基层实战能力;进一步加强和改进舆论引导工作,着力提高舆论引导能力;积极预防、妥善处置各种突发事件,着力提高驾驭复杂局势的能力。这实际上就是为了提高县公安局长的素质、能力和水平。

  今天,时代呼唤有更多的象潘兆祥那样的优秀公安局长!

  评论这张
 
阅读(364)|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