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阳神阿波罗

一个人民警察的博客

 
 
 

日志

 
 

律师杀人落网记  

2009-07-11 23:30:15|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2年春节后,市委、市政府决定创建全国文明城市。作为主城区公安机关,我们海陵分局的任务很多。仅仅其中对公共场所社会治安整顿、对暂住人口全面登记就忙得我们夜以继日。那时分局警力不足,只有270多人,所以我要求局负责人全都下派出所参加每天晚上的行动,大家每天忙到下半夜二三点钟才休息。­

  4月4日早上,刑警大队教导员储玉宏打电话给我:“这几天辛苦了,我今天买了几条鱼,中午一起吃中饭吧。”我自1999年1月从姜堰交流到海陵工作,就一直住在分局里用驾驶员值班室改造的房子里,分局没食堂,大多数时间是在局对门的“大林排挡”吃饭,早上是干拌面、中午是菜煮面、晚上是红汤面。也有时在派出所里与民警一起聚聚。所以一接到储教导员电话,我就很快说:“把唐政委、王局长和金小军也喊上吧。”中午,我和分局唐永银政委、分局分管刑侦的王平局长、刑警大队金小军大队长及储教导员一起吃饭,因为那时还没有“五条禁令”,加上晚上要工作,所以中午还喝了两瓶酒。中午一点多,我们吃好饭回分局,走到分局门口,看到有一群人在那儿。金小军指着其中一人大喊一声:“蔡**!”那人30多岁的样子,连忙说:“金大,小红不知哪儿去了,我和她家里人来报失踪的。”金小军大吼一声:“报什的失踪?被你杀掉了!”我想:金小军可能酒有点多了,就没有在意,和政委、王局分手后回宿舍休息。­

  刚躺下不到一刻钟,王平就来敲门,他进门对说:“纪局,刚才的可能还真的是杀人!”我说:“什么?”他说:“就是金小军高声喊的那人,是个律师,自已有老婆,和金小军老家是一个村的,还有小孩。他在外搭了一个姑娘叫小红,已有了好几年,前些日子小红要和他结婚,闹得不可开交。刚才金小军说小红被他杀掉后,到了刑警大队,正在同他做小红失踪的笔录,他说要上厕所,结果人没有了,跑掉了,他做律师为人家辩护的案子的卷宗也丢在刑警大队。”王局长还告诉我:蔡**是华东政法学院毕业,成绩很好,也很聪明能干,曾在税务局工作,后下海自已开了律师事务所,事业做得很好,年龄不太大,却是泰州这一带有名的“大律师”。我问道:“小红住哪儿?”王局长说:“在南园小区,我已派刑警大队技术去了。”我说:“你亲自去一下,看有没有异常,有没有少什么东西。随时与我保持联系。”­

  一会儿,王局长从小红的宿舍找来电话:小红的照片框被移到外面的饭桌上,另处少掉一只空调外掛机组的包装纸箱。我们二人看法式一致:小红凶多吉少!包装纸箱可能是用来包装尸体的,而照片框放到外面饭桌上,说明蔡**与小红还是有感情的,临移尸前还看看照片,这充分反映出蔡**最后杀死她时的复杂的心理状态。­

  我问王局长:“估计蔡**现在到了什么位置?”王局长说:“估计到了高港。要不要派人去把他抓回来?”我说:“不要,蔡**是律师,他知道刑事诉讼法规定传唤不得超过12个小时,现在把他抓回来,他会抗过这12个小时,而我们没有任何证据,现在仅仅是分析。让他逃吧,我们打个时间差,正好把证据搜集足,最好把尸体找到。”­

  我们分析:现场没有血迹,说明是卡、捂或勒致死;移尸一个人难以完成,可能还有人帮助他移尸,而这个人应是蔡**的关系密切的人;移尸要有交通工具;从小红的活动情况看,分析杀人的时间应就在上一天的夜间。所以,当天决定做几项工作:查蔡**的上一天活动情况;查他有哪些关系密切的人可能知情、可能帮他移尸;查可能移尸的交通工具;查可能藏尸的地方。­

  经过工作,排除了蔡**律师事务所的同事帮助他的可能性、也排除了他朋友帮助他的可能性。但发现蔡**家可能知情的人较多,搜集了部分证据。分折帮助移尸的人系他的亲属的可能性较大。­

  过了一天,蔡**逃到开封,给小红的姐夫发了个短信:“我已与小红胜利会合,请放心!”当王局长把小红姐夫的手机短信给我看时,我哈哈大笑:“这是为了稳住小红家里人和公安机关的,为他逃跑争取时间。不过,他是要与小红会合的,那是在人民法院判处他后送他上刑场之时!”­

  我们一方面抓紧尽可能多地搜集证据,另一方面组织力量寻找尸体。城南派出所所长史石竹带领民警把南园小区和辖区的所有下水道、化粪池、涵洞、桥洞等等都看了个遍。我叫金小军带刑警把城郊也找了个遍。我和王局长也亲自开车到郊区把认为可能抛尸、藏尸的地方去找了个遍。就是没找到尸体。但是还是叫局里组织人继续寻找。­

  蔡**一路向西逃,从河南到陕西、从甘肃到新疆,最后在4月中旬逃到哈密的亲戚家。­

  我和王局长商量:现在可以去把他抓回来了,不然他万一再向西逃出国境就不好办了。派谁去呢?我想到刑警大队两个副大队长:薛荣美、袁林。但袁林被市局刑警支队调去办案了。­

  4月16日上午区法院召开公判大会,公、检、法三长要出席会议。一大早,我就来到位于法院后面的分局经侦大队(当时海陵分局用房不够,借用的原海陵检察院反贪局的房子)。经侦大队王爱华教导员正在扫地,我问:“你们朱大队长有没有来啦?”她说:“他一般都提前半小时上班,马上就要到了。”一会儿经侦大队主持工作的朱学林大队长来了,他原是刑警大队副大队长,组建经侦大队时过来的,他在刑警大队时给我的印象是智勇双全,曾在2000年1月19日夜间,一人在北厂路只身抓获三名盗窃保险箱的犯罪分子,一下子破获70多起撬盗保险箱大案。我在经侦大队办公室边喝茶边问他:“你认识蔡**吗?”他说:“认识。”“关系怎样?”“一般。”“我想叫你去新疆抓他,你看怎样?”他说:“服从安排!”我上去拍拍他肩膀:“好!你和薛荣美二人一起去,马上就到王局长那儿去,由他与你们详细谈。我只讲一点:到新疆抓到他后,能在那儿审就尽量在那儿审,不行就带回来审;审时不能暴露我们已掌握的证据,只叫他交待杀人过程,不要急于要他交待尸体在哪儿。要有大将风度、有居高临下之势、有一种成竹在心的样子,因为我们面临的是一个泰州法律界的高手。”接着,我与王局长通了电话,把我的想法告诉了他。­

  金小军听到追捕小组出发后,对没有派他去新疆很不满意。我将他找到政保大队唐传海大队长办公室­(我在海陵工作期间很少到自己办公室,大多数在唐大队长办公室),对他说:“不是对你不信任,我相信你对事业绝对忠诚,你是坚持原则的。但是,我也要为你着想,如果派你去抓蔡**,他回来十有八九要被法院判极刑,你以后与他老婆娘家怎么相处?即使你一年回老家没几趟,你父母、哥哥与他老婆娘家是同村邻居、乡里乡亲,抬头不见低头见,不好处呀。我要替你考虑呀。”金小军一听,连说感谢组织的关心。­

  4月19日上午,当新疆警方与薛、朱二位大队长在哈密一个农场旁的赌场上把蔡**堵在里面时,蔡心里直是后悔:为赌博被警察抓住太倒霉了。当朱学林大吼一声:“蔡**!”时,蔡一听夹着泰州话,从头到脚全凉透了。­

  接到新疆方面抓获蔡**的消息,王局长立即安排储教导员到外市找到蔡**的一位直系亲属,下午经做工作,这位事后知情的干部讲述了所知道的东西:小红的尸体埋在离泰州近五十公里的姜堰市蒋垛镇蔡**的妹妹家的井里。­

  这天是市委拟提我任市局副局长,市委组织部陶玲处长带人来考察我。王局长向考察组谈好话后立即带干警前往位于姜堰市蒋垛镇的蔡的妹妹家。­

  就在这时,一场较量正在新疆哈密看守所进行着。当朱学林、薛荣美要求蔡**坦白交待时,蔡试探地问:“你们见到了小红了吗?”朱学林一语双关地说:“活的没见到!”蔡一听,愣了一下,说:“既然如此我就交待。”­

  我和唐政委是下午下班后赶到蒋垛的,王局长正好刚刚找到井口。原来,蔡的妹妹家年初有人病故,全家离开蒋垛,房子空着,蔡的叔叔帮助蔡移尸到蒋垛,在蔡回泰州后,蔡叔叔一人把井填了,并把院子用水泥全抹平,找到井口的位,当问到邻居时,人家怕惹事说不清楚,正好这时小学放学,王局长找了一个小朋友查问,小朋友走进院子里手一指说:“就在这儿。”干警用大锤击破水泥混凝土,果然下面就是井口,但里面填满了砖头。­

  我们和当地派出所请来一位老农,往下挖,到了晚上21时取上来二个井圈还没见到尸体。这时,姜堰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高永明和姜堰市公安局长顾龙秀赶来。顾局长说:“老班长(我是顾局长前任的姜堰市公安局长),这样挖太慢。”高市长问:“阿林,我问你:能不能肯定尸体就在这井里?”我说:“百分之百。”他说:“我从交通局和建设局调来了一辆推土机和一辆挖土机,马上把这房子推了,用挖土机挖。”我一听,说:“我们分局穷,没这么多钱赔人家房子,还是慢慢挖吧。”当挖到第五个井圈时,老农在下面,好深,我也担心两侧的沙土塌下来把人埋了,好在很发现了尸体的脚,原来是头下脚上。­很快把小红的尸体从井里打捞上来,送往泰州。这时已是午夜近凌晨一时。

  高市长、蒋垛镇黄书记、万镇长请我们吃晚饭,我们喝了好多啤酒,直到凌晨三时才和唐政委、王局长回泰州。

  根据蔡**和他家涉案的人员交待:小红怀孕后要蔡与她结婚,蔡因与妻子还有感情便不同意,小红和家人多次找蔡,其中一次是蔡出庭辩护时找到法庭,小红还扬言对蔡的小孩下手,蔡多次在家与妻子、叔叔、弟弟商量解脱的办法,其中便有将小红杀死的方案,如从楼上把小红推下摔死等等,到发案这天夜间,小红又谈到要蔡回家离婚的事,发生争执,蔡便将小红卡、捂致死,后打电话给从中原油田回家探亲的叔叔,二人将尸体包装好后叫来出租车,把尸体放到后备箱内,开车到姜堰南边大转盘,蔡下到排挡准备夜餐,蔡叔发现尸体的脚露在外面,忙去叫蔡**:“脚都露出来,不能吃夜餐了,赶紧走。”中途,为防止暴露,他们还换了一辆车子,到蔡妹家将尸体抛入井中后,蔡回泰州,蔡叔把蔡妹家原来的养猪场的隔墙全部打倒,把砖头填到井里,再用水泥混凝土将院子地面浇灌起来。蔡以为一切都办稳妥,当第二天小红家人找不到人后,询问他时,他便从容地领他们到公安局报失踪。想不到被金小军一句话就戳穿了,于是逃之夭夭!

  这个案子告诉人们:人要理性处理各种矛盾,要正视现实,切不可用暴力解决;还有就是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好猎手,正义最终要战胜邪恶!

  我的那些战友们是真正的好猎手!

       几个月后,泰州中级法院塘湾秦庄刑场,蔡**在这里被执行死刑。金小军大队长和几个公安干警到赶到这里目送蔡**走向另一个世界。随后,作为老熟人,金小军与法院的工作人员一起,到殡仪馆为蔡**送行。

       法律是无情的、公正的,但执法者在严格、公正、文明执法的前提下,应是有血、有肉、有真情的!

        这就是人性化执法!

  评论这张
 
阅读(699)|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