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阳神阿波罗

一个人民警察的博客

 
 
 

日志

 
 

米兰达法则的真实故事和它背后的西方刑事诉讼原则及争议  

2009-08-29 21:54:19|  分类: 历史知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泰州又称为凤凰城,可能还有些人知道在湖南湘西也有一个凤凰古城,但可能极少有人知道在地球另一面的美国南方的亚利桑那州也有一个凤凰城。

  人们虽不一定知道美国凤凰城,但看过美国大片的人都发现,当警察抓住犯罪嫌疑人后,警察向犯罪嫌疑人说出的第一句话都耳熟能详:“你有权保持沉默。如果你不保持沉默,那么你所说的一切都能够用来在法庭作为控告你的证据。你有权在受审时请律师在一旁咨询。如果你付不起律师费的话,法庭会为你免费提供律师。你是否完全了解你的上述权利?”这就是著名的“米兰达法则”,它源于凤凰城的一个轰动全球的惊天大案。

  在美国正式的司法史上,这个惊天案例叫做“米兰达判例”。

  1963年3月3日夜间,美国南方的亚利桑那州凤凰城,一个有着许多犯罪前科,叫做欧内斯托·米兰达的23岁小伙子,开着汽车四处寻找目标。终于,在一条僻静的小路上,一个刚从电影院下班回家的十八岁姑娘,被米兰达掳如车中。受害姑娘去警局报案,没等警察下手抓人,他自己送上门来。3月13日,米兰达偷了一位银行职员8美元,被投进警局。警方将3日的案件与此案并案侦查,找来受害人当场辨认。姑娘从几个犯罪嫌疑人中,一眼把米兰达指认出来。经过二小时的讯问,米兰达对自己那一天的所有犯罪事实,全部供认不讳。血型鉴定,也证明是米兰达无误。人证物证俱在,形成了一个相当完整的证据链。可谓确实、充分。再加受害人是一名弱智姑娘,坏小子民愤极大。

  亚利桑那州地方法院开庭审理米兰达案件,检察官向法庭和陪审团出示米兰达签字的供词,作为指控他犯罪的重要证据之一。米兰达不仅文化不高,只有小学文化,而且无职业又无收入,属于一贫如洗的贫困阶层,根本雇不起辩护律师。但是根据美国最高法院1963年著名的吉迪恩诉温赖特案的判例,州法院有义务为被控刑事重罪的贫穷被告免费提供律师。于是,主审法官指定了一位名叫阿尔文·莫尔(Alvin Moore)的公共辩护律师为米兰达辩护。这位律师当已时已73岁高龄,而且缺乏刑事案辩护的经验。在出庭辩护时,他无法援引刑事法律和判例就案件本身进行辩护,于是,他声称,根据美国宪法第五修正案的条款(无论何人,不得在任何刑事案件中被迫自证其罪)以及最高法院关于穷人律师权的判例,嫌犯被捕后,警方就应立即为其提供律师,但涉案警官却违反规定,在没有律师在场的情况下审讯米兰达。因此,米兰达的供词属于被迫自证其罪,违反了宪法第五修正案,这种供词是无效的。

  严格地说,莫尔律师的辩护词是缺乏法律根据的。因为美国最高法院只是泛泛地规定,各州法院应为被控重罪的贫穷被告提供律师,并没有规定具体的实施细节。究竟是在嫌犯被捕后就应立即为其提供律师?还是当警方审讯时应为其提供律师?或是在法院开庭时才为嫌犯提供律师?对于这些操作性细节,最高法院在判例中并无详细规定。于是,检方反过来抓住莫尔律师胡乱解释最高法院判例的漏洞,论证警方并未违规,米兰达供词属于合法证据。庭审辩论结束后,陪审团判决米兰达有罪,法官判处米兰达20年至30年有期徒刑。米兰达和莫尔律师不服判决,在两位著名律师帮助下,终于将此案逐级上诉到联邦最高法院。

  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出现了。1966年6月13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米兰达诉亚利桑那州案开庭。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九名法官各有意见,投票表决,美国最高法院以五比四的微弱优势作出裁决,以凤凰城警方在审讯米兰达之前,没有预先告知嫌犯享有宪法赋予的“不自证其罪”权利为由,判决三年前对米兰达案的庭审结果无效并驳回重审。首席大法官厄尔·沃伦裁定:亚利桑那州刑事法院的判决违宪,米兰达自证其罪的供词无效,推翻原判决。同时宣布警方应当履行告知义务。

  在美国宪政史上,联邦最高法院的司法裁决一般都是大而化之的原则性的规定。可是,这一次首席大法官沃伦亲自执笔撰写的判决书却一反常规,向全国说明判决的理由。他说:宪法第五修正案规定的公民权利(不自证其罪)不仅适用于正式法庭审判,而且同样适用于法庭以外任何程序和场合。由于涉案警官在审讯米兰达前没有预先告诉他应享有的宪法权力,所以米兰达的供词属于“非自愿供词”,这种供词在法院审判时一概无效。他强调:警方强制性的关押和审讯环境,对犯罪嫌犯形成了巨大的压力,为了防止出现刑讯逼供或恐吓成招,司法程序应当从一开始就对嫌犯的宪法权利予以有效保障。

  沃伦大法官像老师不厌其烦地教育学生一样,在判决书里向全美警务和执法官员详细而具体地规定了在审讯犯罪嫌犯时必须严格遵守的操作性程序和细则。他规定,实施逮捕和审讯嫌犯时警方应及时宣读下列提醒和告诫事项:第一,告诉嫌犯有权保持沉默;第二,告诉嫌犯,他们的供词将会用来起诉和审判他们;第三,告诉嫌犯,在受审时有请律师在场的权利;第四,告诉嫌犯,如果雇不起律师,法庭将免费为其指派一位律师。这些源于美国宪法第五和第六修正案(被告人在法庭受审时,有权请律师为其辩护)的规定,后来被统称为“米兰达法则”。

  米兰达法则是西方刑事诉讼原则中“任何人不受强迫自证其罪”的延伸扩展和具体化。不被强迫自证其罪原则起源于英国,从思想渊源来看,不被强迫自证其罪的特权来源于两条古老的拉丁格言,第一条是:任何人没有背叛自己的义务;第二条是:任何人没有控诉自己的义务。在欧洲中世纪的教会法中,最先体现了不被强迫自证其罪的思想。不被强迫自证其罪从一种思想发展成为刑事诉讼原则却经历了漫长的过程。从历史沿革来看,不被强迫自证其罪原则最初源于人们对英国早期“依职权宣誓”程序的反感,并在纠问主义与弹劾主义两种对立诉讼观念的斗争以及世俗法院与教会权力之间、王权与议会之间的斗争中,被最终确立。该原则自17世纪末在英国确立以来,传播到了许多国家,其中最典型的就是美国。美国独立战争结束后,于1787年制定了宪法,1789年制定了十条宪法修正案,其中第五修正案明确规定“任何人都不得被迫成为反对他自己的证人”。除了美国以外,其他英美法系国家如加拿大、澳大利亚等也都规定了不被强迫自证其罪原则,其中加拿大也同美国一样将其上升到了宪法原则的高度。另外,随着国际人权运动的发展,不被强迫自证其罪原则也被许多大陆法系国家所承认和尊重。如德国基于纳粹统治和盟军占领期间的惨痛教训,对刑事诉讼法予以修改,规定严禁以各种强制手段逼迫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二战后,日本迫于美国的压力也在宪法和刑事诉讼法中规定了不被强迫自证其罪原则。

  不被强迫自证其罪原则的基本含义是指:1、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对于是否陈述享有不被强迫的权利;2、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对于是否陈述以及是否提供不利于己的陈述享有选择权。

  很明显,米兰达法则已把这一原则往前大大推行了一大步,并且十分具体。这与沃伦首席大法官个人的努力分不开。同时,在美国也引起强烈的争议。

  参与审理米兰达案的美国联邦大法官福塔斯后来回忆说:“米兰达裁决完全是沃伦的决定”。在分析和讨论案情时,沃伦首席大法官根据自己长期担任基层检察官的经历,耐心地说服其他几位大法官同意他的观点。

  沃伦首席大法官,1891年3月19日生于美国加利福利亚州的洛杉矶,父亲是挪威移民,母亲是瑞典移民。他在伯克利加州大学获得了本科学位(1912年)和法学学位(1914年)。从法学院毕业之后,沃伦在私人律师事务所工作了5年,1925年开始担任加州阿拉米达郡检察长,1938年获选为加州检察总长,任内严正执法,当时被誉为最有效率的检察总长。1942年,沃伦以共和党的身份当选加利福尼亚州州长,并在1946年和1950年连任两届。在担任州长时,日本发动珍珠港事件,他认为日裔移民可能从事间谍行动,公开支持美国军方所提出隔离日本人及日裔移民的方案,为此提供合理化及正当化的理由,战后一直未公开道歉。1953年艾森豪威尔总统提名沃伦出任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出乎众人意料,原本属于温和保守派的沃伦上任后,最高法院频频作出倾向自由派的判决,以至于艾森豪威尔总统后来评论提名沃伦乃是他“一生中所犯的最愚蠢的错误”。

  米兰达案是沃伦任首席大法官(1953年至1969年)期间作出的一系列有争议的判决之一。他出任首席大法官后,主持做出了一系列震撼全美的重大司法判决,严格限制执法部门的权力,对20世纪60年代美国的民权运动和“权利革命”产生了极影响。他是20世纪美国极具争议性的人物之一。

  与沃伦首席大法官同时期的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哈兰(1955年至1971年任职)认为:“人人皆知,如果没有嫌犯口供,有些案件很可能永远无法破案,数量众多的专家作证表明,警方提审案犯,获取口供,对于控制犯罪非常重要”。“鉴于犯罪行为的社会代价极大,这种新规则,只配称之为一种危险的实验”。投四票反对票之一的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怀特宣读异议时,情绪颇为激烈地表示:“最高法院的新规则将把杀人犯、强奸犯和其他罪犯送回大街,送回产生犯罪的环境之中,让罪犯在兴高采烈之时重复罪行。”

  果然,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实行“米兰达法则”这种保护嫌犯权利的法规,社会付出了重大代价。当年正式出台后,给警方侦破案件造成了极大困难,全美各地警察局怨声载道,但却不敢不照办。有些警官脑瓜儿不太够用,手忙脚乱地擒获嫌犯后,死活也想不全“米兰达法则”了,旁边也没个提词的人,只好仰天长叹,痛骂最高法院大法官全是坐着说话不嫌腰疼的主儿。后来警方干脆把“米兰达法则”印制成卡片发给每一位警官,在抓获嫌犯后,照本宣读一遍。据美国司法部门统计,“米兰达法则”出台前,美国刑事罪案的破案率一般在百分之六十到七十左右,“米兰达法则”出台后几十年来,破案率已跌落到百分之四十到五十左右。

  人们普遍认为,“米兰达法则”实际上是给警方戴上了手铐,保障了犯罪嫌犯的权利,损害了犯罪受害人的人权,将有可能出现难以遏制的犯罪浪潮。美国国会曾召开听证会,广泛听取警方、法律界权威人士和民众的呼声,研讨对付“米兰达法则”的高招。依照三权分立、相互,制衡的法律,美国国会和各州一起,可以用宪法修正案推翻美国最高法院的裁决。美国联邦参议员山姆·艾尔温曾提议,增加一条新的宪法修正案,推翻最高法院对米兰达诉亚利桑那州一案做出的裁决。这个议案因没得到参众两院三分之二多数支持而夭折。依美国法律,即使参众两院通过了,仍需四分之三以上州议会的批准才能生效。

  “米兰达法则”至今仍在全美各地警察和执法部门执行,如果没有宪法修正案推翻,今后则永远会执行。好莱坞大片中的美国警察的“你有权保持沉默......”的台词,现在成为闻名全世界的美国通俗文化标志。

  其实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米兰达法则”实施后,当米兰达本人成为犯罪侵害的受害人时,侵害他的嫌犯受到以他命名的法则保护而逃避了法律惩罚。

  原来,1966年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判决后,亚利桑那州凤凰城警方怎么也不甘心轰动当年的那场案子,就落个师出无名的下场,让坏小子逍遥法外。他们重新取证,找来了米兰达的前女友霍夫曼,那天米兰达作案就是开着她的汽车。霍夫曼向警方作证:她在探视米兰达时,米兰达清楚地向她讲诉了作案的全部经过。她复诉的米兰达的作案过程,与受害人所诉细节完全一样。就这样警方的证据才算被法官采信了。1967年米兰达最终还是因为此案获罪,被判监禁20年。他故技重施,又向联邦最高法院喊冤,这次真的没用了。

  五年后,米兰达提前假释。出狱后米兰达无以为生,想起了炒作自己当年轰动世界的名人效应,他模仿警方印制了“米兰达法则”小卡片,亲笔签上这起惊天案件的当事人――就是自己“米兰达”的大名,亲自上街四处兜售,盼望着无本万利。即使一张卡片卖两美元,甚至一美元,依然生意很清淡。凤凰城的人们对刚出狱“名声显赫”的米兰达,如敬鬼神而远之。可米兰达死后,同样一张小卡片,象凡高的画一样,身价陡涨,能卖到一万美元。这可是时乖命蹇的米兰达生前怎么也想象不到的呀。再说1976年,违反假释规定被收监的米兰达又出了狱,出狱后却住在自己哥哥家。

  1976年1月31日,米兰达和家里人吵完架,一个人来到市中心一家廉价酒吧,排泄苦闷。心情不好的米兰达酒后与人斗殴,被寻仇返回来的对方,捅成重伤。米兰达在疾驶去医院的急救车上毙命。

  警察根据目击人指认,当天深夜,只抓到了一个为凶手提供凶器的帮凶。对这个最后一次发生的有关米兰达案件的涉案人,照例宣读了“米兰达法则”,此人一声不吭。到了羁押期限,警方只得放人。凶手负案在逃,从此再无下落。不知是那天值勤的警察,一直在对给他们念紧箍咒的米兰达心存耿耿,还是什么别的重要主客观原因,反正是失去了当天的线索,警方束手无策。

  迄今为止,米兰达被杀,依然是一件悬案。就这样,米兰达孤魂苦主无告,至今还在暗地里,喋喋不休地控诉着,一个很是黑色幽默的故事。他身前身后的所有戏份,反正怎么也宿命般逃不脱自己那个米兰达法则导演的干系。生前鼎盛荣耀,莫过于因为米兰达法则逃掉了三十年大狱,死后还是因为米兰达法则,却连杀害自己的凶手都找不着。这其中的戏剧性和讽刺性,真正比得上一部高成本制作的惊险曲折的好莱坞打斗大片了。

  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常玩双重标准的美国,却不是处处遵循“米兰达法则”的。在关塔那摩美军基地监狱的囚犯们,不但享受不了美国宪法第五、第六修正案的权利保护,审讯他们的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官员不但不遵守“任何人不受强迫自证其罪”的“普世”的原则、不但不会告知他们“米兰达法则”,而且为强迫他们交待,使用了当今世界上最残忍的令人生不如死的酷刑――“水刑”。

  当听到那些“与西方法治接轨”的声音时,当知道这些真相时,我们是不是应当思考些什么?

  评论这张
 
阅读(670)|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