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阳神阿波罗

一个人民警察的博客

 
 
 

日志

 
 

万事要从细小抓起--破窗效应的启示  

2010-05-29 15:52:14|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平时常听到一些人讲:“领导干部要善于抓大事。”“不谋全局者,不足以谋一域。”“不想当元帅的士兵,不是好士兵。”等等。这些话,我们许多人平时都认为是绝对的真理,而且有的还是经过一些实践证明确实是正确的。所以,我们许多人就只抓大事了,不想做那些“鸡毛蒜皮”的事,还时兴了“抓大放小”的理论。有人就总认为自已权小,不想做某一方面的工作,总想着“谋全局”。更有些人一心只考虑“进步”,当那个“帅”,不愿意当基层的小卒子了。包括我们个别地方的公安机关对大案、恶性案件是高度重视的,但事关老百姓切身利益、涉及千家万户的小案小事,就不够重视了。

  其实,这些话只讲了问题的一个方面。请问,关键的“小事”要不要抓呢?“一域”都谋不好,还能谋全局吗?连士兵都当不好,就一定能当元帅吗?破了数量、比例不大的大案,而面广量大盗窃、诈骗、两抢案件破案率不够高,老百姓就会满意吗?

  很多的时候,许多事情,若干情况下,我们是必须要从“小事”、“细节”、“起初”、“基层”、“小卒”等等,抓起、做起、做好的。也只有真正把这些不起眼的做好,才能确保不出大问题,才能成就大事业。正所谓“行里之行始于足下”、“千里长堤溃于蚁穴”、“万丈高楼平地起”、“细节决定成败”,说的就是“小”和“抓小”的极度重要性。

  1969年美国斯坦福大学心理学家菲利普·辛巴杜进行了一项实验,他找来两辆一模一样的汽车,把其中的一辆停在加州帕洛阿尔托的中产阶级社区,而另一辆停在相对杂乱的纽约布朗克斯区。停在布朗克斯的那辆,他把车牌摘掉,把顶棚打开,结果当天就被偷走了。而放在帕洛阿尔托的那一辆,一个星期也无人理睬。后来,辛巴杜用锤子把那辆车的玻璃敲了个大洞。结果仅仅过了几个小时,它就不见了。以这项实验为基础,政治学家威尔逊和犯罪学家凯琳提出了一个“破窗效应”理论,认为:如果有人打坏了一幢建筑物的窗户玻璃,而这扇窗户又得不到及时的维修,别人就可能受到某些暗示性的纵容去打烂更多的窗户。久而久之,这些破窗户就给人造成一种无序的感觉。结果在这种公众麻木不仁的氛围中,犯罪就会滋生、繁荣。就把人的这种心理命名为“破窗效应”。

  由于在911事件临危不惧,临阵不乱,指挥应急得当稳妥,而闻名全世界的前纽约市市长朱利安尼,就是“破窗效应”理论的信奉者。

  1993年纽约市治安混乱,犯罪率创历史高峰。当时正是纽约市长换届选举,曾任地区检察官的朱利安尼兑选市长,他兑选的纲领是打击犯罪、恢复秩序、振兴经济、提高生活质量,于是深得市民信任,当选市长。他立即任命了同样信奉“破窗效应”理论的威廉·J·布拉顿为纽约警察局局长。

  布拉顿1947年10月6日出生于美国麻萨诸塞州的波士顿,是码头工人的儿子。1967年至1968年在越南战争中服役。1970年进入波士顿警察局。1986年任波士顿大都会警察局长,1990年任纽约地铁警察局局长(此时此局不属纽约警察局,而归纽约捷运局管辖)。1991年回到波士顿,1993年担任波士顿警察局长。1994年1月,受朱利安尼的邀请,出任纽约警察局长。他不仅实践经验丰富,而且有较高的理论修养。他在早年在波士顿麻州州立大学获得执法学学士学位,后在联邦调查局国家国家决策研究所攻读研究生课程,并在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担任访问学者。

  布拉顿认为:警察的成功并不取决于他们反应有多快、抓了多少犯罪人员,而是看他们是否降低了犯罪率,是否恢复了秩序,是否减少了人们的恐惧感。他还指出:违反交通规则的、无家可归的、骂街的、非法推销的、墙壁上涂鸦的、在地铁长期票的……所有这些加在一起,使得整个公共空间弥漫着一种无序的空气,这种无序就是导致犯罪率不断上升的一个关键动因。要想从根本上把治安搞好,就要从扫除这些小奸小恶入手,大力整顿公共秩序。

  布拉顿首先清除擦车流氓,作为打击犯罪的突破口。这些流氓平时对在路口和街面上的车辆喷水剂、抛抹布、向司机敲诈,本地市民和来纽约观光对之深恶痛绝。一般估计这些流氓至少有几千人。警察局经过行动发现全市实际上一共只有180个左右擦车流氓。经过深挖发现其中有相当比例是被通缉的逃犯。初见成效,警察士气大振、市民拍手称快。

  接着,朱利安尼和布拉顿又着手清除纽约的遍地开花的涂鸦。涂鸦,指的是一些人用喷漆、颜料、利器等工具在不属于自已拥有的街面、建筑物、公共车辆等物体上乱涂乱画乱刻。经过长期整治,纽约的市容有了极大的改观。

  随后,他们又打击地铁逃票行为。警察局安排警力在地铁站明处布哨、暗中跟踪,拘捕逃票者,并对逃票者都留指纹,随后进行犯罪记录调查。结果发现每7个人中就有一个是被通缉的逃犯,每20个人就有1个非法携带武器。在抓获的逃票的人中有一个叫小约翰·罗伊斯特,通过指纹比对发现他就是在纽约中央公园、曼哈顿东河路、曼哈顿公园大道干洗店前等地多次夜间杀害妇女,引起曼哈顿的妇女惊恐不安的杀人凶犯。

  结果,纽约的社会治安大为好转,犯罪率大大下降。朱利安尼和布拉顿的做法显示出,小奸小恶正是暴力犯罪的温床。因为针对这些看似微小、却有象征意义的违章行为大力整顿,大大减少了刑事犯罪。

  1998年朱利安尼因政绩显著再次连任市长。

  如果说朱利安尼是市长明星的话,那么布拉顿可以说是警察明星。2002年“天使之都”洛杉矶以每年658起凶杀案,犯罪率排名在美国各大城市之首,将过去的“暴力之都”芝加哥和纽约远远甩在身后。布拉顿于当年10月受命于危难之时,出任洛杉矶第54任警察局长。他引进了他在纽约的成功经验,并大力实施“社区治理”,号召由普通市民、社区领袖、执法者、检察官以及学校教师组成一支队伍,同警察协作,为减少犯罪努力。他认为警察不应该是被动反应者,而应是主动参与者。警察的职责决不是在发生案件后被人用电话叫来,而应从一开始就阻止违法事件发生。布拉顿任职一年多就使洛杉矶的谋杀犯罪率下降了22%,创造了警察生涯的奇迹。

  布拉顿的实践说明了“破窗理论”给我们一个重要的启示:管理者要善于从细微的方面发现问题的关键所在,既能站在全局的高度,又能从“一域”入手,抓早、抓小、抓苗头、抓初始、抓细节、抓超前、抓基础。

  评论这张
 
阅读(329)|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