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阳神阿波罗

一个人民警察的博客

 
 
 

日志

 
 

追捕 在中秋前夜  

2010-09-23 19:24:09|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96年是泰州具有历史意义的一年。7月中央批准成立地级泰州市,辖海陵、高港两区和靖江、泰兴、姜堰、兴化四市。9月要召开地级泰州市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所以各地先行选举市人民代表。姜堰市公安局刑警大队教导员童东鑫同志当选市人民代表。还有两天就是1996年的中秋节了,过了中秋召开市人代会了,我与即将去参会的童教导员等人一起研究几起盗窃案的侦查工作,希望能在国庆节前破案。

  上午近十时,刑警大队内勤跑到会议室说,接到派出所报告,太宇后时木材场发生杀人案,老板的女儿被人杀死在床上。

  我们和技术人员直接赶到现场。现场在姜八公路西侧、周山河北,对这里我们太熟悉了。两年多以前,靖江、泰县(姜堰)等地连续发生持枪抢劫木头场杀人系列案件,被称为“苏中第一枪案”。在侦破这个案件过程中,我们还要做好木头(材)场的安全防范工作,跑遍了所有木头场,到许多木头场去有七、八次,直到几个月后破案。

  这个木头场有两间房子,是用砖头垒起来的,东南边还有两间类似橱房的小屋。那位大约十七、八岁的少女被杀死在床上,明显是被卡捂和勒死的。如花似玉的少女就这样死于非命!

  我们很快调来大批警力,开展现场访问,特别是以现场为中心向四周,尤其是南北向公路沿线的走访。

  这时,原扬州市公安局副局长、时任泰州政法部门筹建小组组长、后任泰州市公安局第一任局长的戴树生同志打来电话查问案情。在听完我的汇报后,这位两年前“苏中第一枪案”专案组组长对我说:“这个现场我熟悉,那不是1994年腊月二十八夜我们一起检查木头场防范工作时去的吗?阿林呀,尽管是公路沿线,但姜八公路与328国道不同,我同意你的意见,这个案子范围不会太大,因为没有到过现场的人不会知道小女孩的家长回浙江老家,你们先立足本地开展工作吧……”

  我赶到设在现场北边路西的一户村民家二楼的临时指挥部时,已退休的潘老局长、高老局长和夏文清局长、王正才政委、陈来局长等局领导已到指挥部。这是姜堰公安局的老传统,凡发生重大恶性案件、重大治安灾害事故、重大自然灾害,局班子成员一起出阵,新老领导全部到场,大家群策群力。我把现场情况、已采取的措施和泰州戴树生局长的指示精神向老领导和局党组详细汇报了一遍,几位领导完全赞成。

  这时已近中午12点半,行政股从姜堰城里买来大量盒饭运到现场附近,我们与干警一起快速吃好中饭。

  很快发现线索。现场走访中,有群众半夜发现有三人有现场北边游逛,行迹可疑。再进一步访问,另有群众认识其中一人是太宇的钱**,小名叫“狗儿头”。

  明确作案人更是出乎意料的顺利。太宇派出所陈所长打来电话说:钱**父亲前来有重要情况反映。根据钱父反映:钱**今天凌晨近四点钟到家,索要现金,讲要到远处去,因刚才惹了个大祸,被抓住的话要被‘敲瓢儿’(指枪毙)。钱父还提供了家庭亲戚朋友的地址和钱可能逃跑落脚的地方。

  由于钱有亲戚在无锡、钱姐姐在上海,所以安排刑警大队副大队长陈书根、刑警吴桂成一个组去无锡、上海。还有一个亲戚在镇江,所以安排刑警大队副教导员赵希贵、刑警张金雄一个组去镇江。

  陈书根一行到无锡后,钱**亲戚说道:钱**上午到过无锡,但未停息就去了上海。陈书根把情况电话告诉我后,就马不停蹄地赶往上海。

  下午,经工作发现与钱**在一起的二人中,有一人叫王*,是姜堰市官庄镇人。我就带刑警大队田永和等人到官庄,与官庄派出所长刘长河一起研究,采取一切可行的措施把王家监控起来,并从侧面摸清王的外地关系。

  晚上,陈书根大队长打电话给我:钱**姐姐反映钱到上海后要了300元钱,后去武汉,是钱姐把钱等三人送上一列车的。

  看来让陈书根大队长一行从上海去武汉是来不及了,我立即打电话要童东鑫教导员要他安排王永正副大队长带队,刑警大队王克宏,太宇派出所安排一个认识钱**的民警,官庄派出所由刘长河所长(因为刘长河认识王*),这样四人去武汉。我和刘长河所长一起从官庄赶到局里,我把他们四人送上局里那辆加长“标致”车上,一一握手,关照开夜车要小心,特别是沿途大多是山路,路上如果驾驶员累了就在安徽随便什么地方找个旅馆休息,但无论如何一定要在钱**他们到达武汉前赶到武汉火车站,把他们截获。

  刑警大队也与武汉警方,特别是武汉铁路公安机关取得了联系,并把钱**等人的照片传到武汉。但当时没有公安网络,更没有网上追逃的系统,传真过去的照片武汉警方根本看不清楚,没有我们的人去是不行的。

  第二天是农历八月十四,晚上,王永正用手机与我通话,说他们到了汉口,现在离火车到站已没有多长时间了,而火车到站是在武晶,现在赶过去不仅时间紧而且驾驶员又不认识路。我与王永正商量,唯一的办法是:一方面我们再与武昌火车站派出所联系请他们在出口处严加盘查,另一方面由王永正在路上找一个出租车带路,这样能以最快的速度赶到火车站。

  当王永正他们赶到火车站时,旅客已全部出站。他们分析钱**也是初次到武汉,不可能一下子就能离开火车站。于是他们在广场上四处搜索,巧得很,在不远处就发现钱**三人在东张西望,一下子把三人扑住。立即押往火车站,就地审讯问。钱**三人,一下子就把杀人图谋劫财的作案过程交待了。

  王永正是在把三人一押到火车站派出所就打电话告诉我的。他激动得声音有点发抖:“纪局,我们抓到了,抓到了!好险呀,钱**他们已经出站了,差点儿让他们溜掉,我们是在广场上把他们扑住的。”我也十分激动,说:“天助我也!你们辛苦了!我亲自带人到武汉去接你们,去押解钱**他们!”他把电话交给火车站派出所副所长,我向火车站派出所表示衷心感谢!

  我放下电话,立即从办公室来到刑警大队,让童教教导员安排警力随我一起去武汉,除派二个刑警外,再由武警中队一个干部带两个战士参加押解。因为刑警大队负责人除童教导员外,全部在外地,所以由市局内保股长丁家年与我一起去武汉。丁家年股长是部队侦察连指导员出身,70年代转业到公安局后担任过刑侦股副股长、刑警队副队长,虽然当年已经五十几岁,但依然身强力壮,精神状态极佳,就象小伙子,每逢大案我们经常抽调他参加侦破。

  由于,公安局没有一辆能跑长途的面包车,我与市农业银行蔡行长联系,向农行借了一辆丰田面包车。我们把八宝粥、方便面、矿泉水、饼干搬了几箱上车,当夜12时出发去武汉。

  八月十五的早上6点多钟,我们到达安徽舒城,大家要不要下来吃早饭,我说沿途看看有没有饭店。结果,由于时间太早,没有发现有饭店开门。我看看地图,发现舒城到岳西的距离与肥东到舒城的距离差不多,算算肥东到舒城的时间,我说:“到岳西吃早饭吧,估计到岳西8点多钟,正好饭店卖早点正是时候。”

  结果,到8点多钟还在山路上,而且山路越来越难走。我大呼上当,原来这一路从地图上看直线距离与肥东到舒城差不多,但由于是山路,多是迂回曲折和盘山公路,实际距离要多出好多倍。我向大家打招呼道歉,由于瞎指挥耽误大家吃早饭了。好在还有八宝粥、方便面,有人喝粥,有人就干啃方便面喝点水。直到中午11点多钟才到达岳西。这个县城只有一条街道,象我们的乡镇所在地,在城里只找到一个名叫“特大加油站”的小加油站,给面包车加了油。然后,在一个靠近溪水边的有两间屋的饭店吃了饭,六菜一汤只有三十多元,太便宜了。饭后。继续赶路。

  安徽与湖北交界处是大别山区,这里是革命老区。沿途的房子大多老房子,在墙上依稀看到用石灰水刷的革命标语和文革期间的一些标语。路两侧风景如画,公路到达山顶,远眺天边,山山相连,连绵起伏,仙山仙气。山上泥土稀少,一间养路工住的小石房旁,工人用石子围成澡盆大的地方,大概从山下搞来泥土,依山贴路种了几十棵青菜,可能由于养份不足,菜叶黄黄的。那两个扛着铁锨坚守在这高山的养路工也是共和国忠诚的守卫者。我们人民警察是为了广大人民群众安居乐业,而这些养路工人是为祖国交通动脉的畅通无阻!

  当车子开到一个山坳,突然发现前面路上横着几个大石块,那一边还站有五、六拿着铁棒木棍的男人。我们几个在车上不约而同地说:“遇到拦路抢劫的啦!”车子在大石头前一停,丁家年和我带着武警把前、后两个门一打开,冲了下去。那些人一看到手持手枪、冲锋枪的我们,大呼:“警察。”一下子跑上山没影子了。我感到奇怪:这山这么险峻,这些人怎么就这么跑得快的?这大概是生活平原上的我们无法理解的。我们把石头搬开,继续赶路。我叫打电话给当地110,把这一情况告诉当地警方。拿手机一看,没有信号。

  这一路经过英山、浠水等地直到晚上8点多钟才到汉口与王永正他们会合。我对王永正、刘长河、王克宏他们说:“今天是中秋团圆节,你们没有能与家人团聚,但你们把杀人凶手抓到了,受害人冤魂得以安息,你们是为了老百姓的安宁而放弃与家人团圆的,人们感谢你们,我和丁股长代表局里今晚在武汉敬你们的酒!”由于已近9时,在住宿地周围好一点的酒店已不营业了,最后找到一家小饭店,室内没地方,只好在饭店门口路边上摆上两方桌。我说:“在室外这也好,我们可以边喝酒边赏月!”丁家年问我喝什么酒,我说就喝武汉的地产酒。老板告诉我们武汉地产酒是黄鹤楼酒,我说太好啦。两方桌人,包括驾驶员,大家满上酒,我说:“破案了,今天中秋节喝酒叫做‘举杯邀明月,把酒告青天!’”这晚上,大家共喝了8瓶酒,我喝了近一斤。湖北菜辣椒很多,我喜好吃辣,正合我口味。那时,物价不高,一结账,不到200元。

  次日,我们去火车站派出所表示感谢,途经长江大桥,在车上看到龟山、蛇山和黄鹤楼,领略了那“龟蛇锁大江”的气势。再到寄押三个犯罪嫌疑人的硚口公安分局,表示感谢,并提押犯罪嫌疑人。上午就启程回江苏。这次,为避免走山路,就从南路回来的。

  八月十六夜间,我们回到局里。第二天在看守所再次提审三名犯罪嫌疑人,他们对杀人事实供认不讳,又悔之无及。三个青年人纠合鬼混一起,谋财害命,一拍即合,贼壮贼胆,胆大包天,一人卡捂、一人勒颈。待事毕定神,一切皆晚矣!害人之命,最终害已之命。

  邪恶与邪恶相聚,恶性膨胀,远大于邪恶相加之和,甚至超过相乘之积,而恶果则呈几何级数上升!除群体之恶远重于除个体之恶,打击团伙犯罪、有组织犯罪、黑社会犯罪任重而道远!

  众恶莫作,众善奉行!

  评论这张
 
阅读(222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