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阳神阿波罗

一个人民警察的博客

 
 
 

日志

 
 

表外甥被杀案--痕迹专家明德茂的故事之二  

2011-04-02 22:49:52|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89年10月2日下午,我在局里办公室值班,传达室打来电话说有人来找我。我到局大门口一看,原来是四舅舅的女婿,也就是我的表姐夫。他说昨天午饭后11岁的儿子就没有回家,按理不会走远,但找遍了整个垛儿(自然村)和全村,河里也找了,就是没找到。已经向乡派出所报了案,派出所长也去看了,也说不出所以然来。

     我详细听了有关小孩中饭后外出玩耍的前后经过情况,也认为不应该走远。表姐夫说他家东侧是一条大河,会不会被行大船的人把小孩拐骗走了。我说社会治安还有乱到这种程度。

     我找来刑警队于忠海、姜文湘两位刑警,请他们下午就到兴泰乡尤庄村,也就是表姐夫所在的村,去调查走访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第二天上午,于忠海就打来电话说:“纪局,我和文湘连夜工作,没有发现什么线索,但是通过走访已把垛儿上的十多户人家的人员情况、当天哪些人在家和每人的活动情况,全部调查固定下来了。”

     没有什么可疑线索,小孩及家长与他人无任何矛盾,小孩本人又无财无物,此事连性质都一时难定。是被杀?被拐卖?还是不慎掉下河落水死亡?几种可能都有。

     过了一周,水上没见到尸体,看来不慎落水的可能性是没有了。不过,性质到底是什么,局里几个负责人研究再三,感到在证据一点儿都没有的情况下不能武断认定。

     当年11月30日晚上,兴泰乡何庄村村砖瓦厂工人在最南侧的大草堆内发现一尸体,只剩下双腿和裤子。接到报案后,局党组书记、局长潘兆祥,局党组副书记、常务副局长高宝鉴和我与刑警队长卫永信、指导员童冬兴、副队长丁红军等带着侦查技术人员,坐车到古镇溱潼,然后乘小轮船从薛庄、尤庄之间的大河直奔何庄。

     何庄砖瓦厂位于一个当地称为“吊尖儿”的三面环水、南北长东西窄的垛墩上,砖窑在北则,草堆在南侧。堆草的地方很大,并排有许多南北向的大草堆。尸体在两个大草堆之间,正对大河的主航道。

     现场勘查确认了是儿童的双腿和盆骨,而裤子与小孩失踪时穿的裤子特征是一致的。综合各方面的情况,看来小孩是被杀死后抛到这里来的。而第一现场应离这儿不远,极有可能就在失踪地尤庄村,因为从失踪地到砖瓦厂很近,从水路用船运尸十分方便。只是尸体的上半身哪儿去了?这是个迷。

     当时研究决定组织一个专案组,由刑警队副队长丁红军带姜文湘、于忠海等开展侦查。潘局长和高局长还商量,尽管我分管刑侦,由于死者与我是亲戚关系,决定依法让我回避,由高局长直接指挥此案的侦查工作。当晚,高局长与丁队长他们就留在尤庄。

     由于前期将那个自然村的人都定时定位地调查清楚了,再进一步深入调查,住在死者后第三家的赵**最具备作案的条件,而且他家紧靠河边。但是,反复调查并没有发现赵**与死者家有任何矛盾。

     潘局长分析说,不要被所谓因果关系、矛盾纠纷困扰住,许多时候最难破的案件恰恰就是那些表面看找不出因果关系的案子,关键看谁最具备作案的条件,因为导致案件发生的偶然因素太多了。

     经过再三研究,决定对赵**传唤审查。

     很快,赵**就交待:

     国庆节的那天下午小孩到他家来玩,恰巧家中的狗子把他刚买回来的猪肉叼走,于是他和小孩一起抓狗子,想夺回肉,几个回合没抓着,他就拿了一根毛竹扁担去打狗,一扁担下去没砸着狗子,反砸在小孩的头上,小孩当即倒下,他慌了神,两家关系很好,如何向小孩父母交待?尽管小孩还有呼吸,他还是把小孩抱放到水缸里,用东西遮上。小孩父母到处找人,他称没有见到小孩。

     当夜,他见小孩没有了呼吸,就用船将尸体运到何庄砖瓦厂,藏在草堆里。那些日子,他每天都要向北看看砖瓦厂有无什么动静。

     大约一个月的时间,他发现砖瓦厂烧草增多,用草逐渐靠近藏尸的地方,于是夜里他又撑船去移尸,当时尸体已腐烂,慌乱中抓住上衣只把上身拎上船,抛到河汊里。

     后来根据他的交待,经过几天长时间的打捞,从抛尸的河里打捞出小孩的头颅和上身。

     为了将案件办成铁案,潘局长叫我把小孩的头颅和从赵家搜查到的三根扁担送到上海市公安局,请明德茂看看能不能检验鉴定。

  当时,办案的同志也没有告诉说赵**是用哪支扁担砸的。

  我当时感到让技术人员认定是哪支扁担砸的,这太难了,简直是前所未有。

  因为,在当时痕迹检验只局限在指纹、足迹、枪弹痕迹、整体分离和工具痕迹检验上,而我们基层公安机关大多只做了指纹和足迹,即使工具痕迹也仅做了起子(螺丝刀)、钳子的初步检验,从来没听说对扁担痕迹的检验鉴定。

  但是,既然潘局长叫我去找老明,我就去一趟,看看到底老明把这难题怎样解决。

  我用一只大纸箱把小孩的头颅包装好,早晨与技术员钱宇乘长途汽车从姜堰出发,于傍晚到达上海。由于天色已晚,就先在大沪饭店住了下来。

  第二天上午,我们去餐厅吃早饭。服务员到我房间打扫卫生,突然发现纸箱内的人头,大叫起来,正好我回房间,忙向服务员说明我是江苏泰县公安局副局长,是来送检的,服务员才心神不定地走了。

  我和钱宇到明德茂那里时,他正看崇明岛的一个杀人案上的头颅伤痕是否一个很大的六角螺栓形成。当我向老明介绍好案情后,老明讲他需要把颅骨处理一下,要求我们在上海等一两天。于是,我和钱宇到上海福州路新华书店买书。

  第三天下午,我再到老明办公室时,他正拿着已脱脂的颅骨与扁担比对。

  临近下午17时,他确定是一根毛竹扁担的一端的左侧是形成颅骨伤痕的作用客体。他一边比划着,一对我讲痕迹的特征。经他的解释,我也看出了认定依据,这真是一经点拨,豁然开朗。他随后写了同一认定的鉴定书。

  回来后,我向潘局长报告鉴定的经过和依据,潘局长说:“老明真不简单,犯罪分子交代的砸伤小孩的就是这支扁担。”

  我对明德茂真是佩服极了!也对指挥此案侦破潘局长、高局长、丁队长和参加此案侦查的侦查员、民警感谢万分!

  有了物证和科学鉴定,此案的证据形成了锁链。

  第二年,泰县人民法院以过失杀人罪判处赵**有期徒刑*年有期徒刑。

  评论这张
 
阅读(45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