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阳神阿波罗

一个人民警察的博客

 
 
 

日志

 
 

1993年的泰县大伦乡绑架儿童案  

2011-10-05 17:41:49|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93年8月4日上午快要下班时,泰县公安局刑警队值班室接到大伦派出所曹旭所长的电话:“刚才接到王垛村干部报案,昨天晚上北港组唐老太家的3岁的孙子在家中睡觉不见了,到亲友家找了一夜直到上午也没找到……”。

       刑警队长童东鑫、副队长姜文湘立即带领侦查和技术人员前往大伦乡王垛村。

  下午3时30分,童队长打电话给我:“大伦王垛这儿有一个3岁小孩少掉了,上午你开会,我们就不曾打扰你。这事件真怪,孩子才3岁,不可能走到哪儿去,再说前后左右全村都找遍了,不见任何踪影。这户人家与其他人家也没有任何矛盾。不如请你来看一下到底是不是被拐卖了。”

  下午4点多钟,我来到大伦派出所,刑警队的同志与派出所的同志正在开会研究案件。我让曹旭和姜文湘带我去现场。

  现场所在的王垛村就在乡政府的河南边,在塔子村的北边。北港组基本上是从东到西一溜边排开,这里相对还是比较偏僻的。唐奶奶家是平房,就在村庄中间偏西一点儿,儿子、儿媳在外打工,只剩下她与孙子在家。60岁的唐奶奶告诉我:“昨天吃过晚饭,晚上8点多钟孙子就睡着了,我把门锁上到邻居家去玩,大约10点回到家发现床上的孙子没有了。我怎么向儿子、媳妇交待呢?”

  我看了看大门,这门是完全可以夺下来的,门窝上也有夺门的擦迹。

  很显然这是一起偷盗小孩子的案件,用刑法学上的专业术语是绑架儿童案。1991年9月4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审议通过了《关于严惩拐卖、绑架妇女、儿童的犯罪分子的决定》,新设了绑架儿童罪,但我们在工作一直没有遇到这种案件。看来大伦乡王垛村是泰县有史以来的第一起绑架儿童案了。

  我对姜文湘说:“门是锁着的,小孩是被人夺门入室偷抱走的。犯罪分子对唐家情况熟悉,应是本村人或她家的亲友。”

  曹旭说:“我们已在全村和唐家、王家(唐奶奶夫家)全面排查。我们还对村里有前科劣迹的进行了排查。”

  “你们动作很快,做得很好。”我对曹旭说:“但是,偷小孩子的很难说有无前科劣迹。不过,偷小孩与偷物偷钱不一样,钱和物可以藏匿起来,而小孩子会哭会闹,是无法藏起来的。唐奶奶家与其他人家素无矛盾、无仇隙,犯罪分子不会危及小孩子的生命的,他主要目的可能是贩卖,小孩子可能已被连夜转移出村了。所以集中精力只抓住两点排查:一是本村有谁在案发后突然外出;二是谁家案发前来亲到友,而案发后离开。其他就不要纠缠了。派出所与刑警队的人混合编组,全部走家串户排查,做到村不漏组,组不漏户,户不漏人。”

  曹旭和姜文湘两人立即去进行安排。

  晚上,我和童队长在派出所听各小组汇报排查情况。曹旭与刑警队朱国旺谈到王垛村北港组的吕**昨天白天还在家,今天早上就没有看到他。吕** 1953年11月11日生,小学文化,以前没有前科劣迹。

  我们让姜文湘与朱国旺、曹旭一起去找吕**的妻子郭**访问。

  晚上10点多钟,姜文湘来报告访问情况:郭**称其夫今天一大早到外地打工去了,但拒不说去了哪里。而走访邻居,昨天白天在一起聊天时还没有谈到外出打工。

  我与童队长商量:吕**有重大作案嫌疑,如吕**作案,郭**至少知情和参与预谋,所以立即传唤郭**。鉴于派出所与王垛村较近,防止吕家亲友得知郭**被传唤后通知吕,决定将郭传唤到相邻的蒋垛派出所进行讯问。

  我与蒋垛派出所王俊宝所长通了电话,要他做好准备。姜文湘、朱国旺与其他刑警将郭**带到蒋垛派出所。姜文湘、朱国旺审了半夜,郭**还是拒不交待吕**的去向,并始终讲没有偷小孩。最后,我、童队长也对她进行教育,从法律、政策、道德、良心、后果等方面,苦口婆心,口都讲干了,她还是不承认作案,也不讲丈夫的去向。

  凌晨5时,我感到不能再这样拖下去,决定将郭**带到县局刑警队。

  路上,我想:吕**把小孩子会带到哪儿去呢?一定不外乎亲戚、朋友和曾经外出打工地方。我打电话给曹旭,请他到村里把吕家、郭家的所有亲戚,吕的外地朋友,其曾经打工的地点全都摸出来。

  曹旭动作很快,我们快到县局时他就打来电话把吕**夫妇的亲戚的地址全告诉了我。

  在刑警队接待室,朱国旺以聊天的方式与郭**谈家里有哪些亲戚。郭**把除居住在连云港连岛的二哥外的所有亲戚都讲了,朱国旺反复问她有几个兄弟姐妹,她就是只字不提连岛的哥哥。

  我在旁边听了一会儿,心中有数了。从刑警队来到三楼局长室,打电话到连云港市114查询台,问得连岛边防派出所的电话号码,与连岛派出所联系。接电话的恰好是派出所长,我对他说:“我是泰县公安局分管刑侦的副局长纪阿林,前天晚上我们县大伦乡王垛村有一个三岁的小男孩在家被人夺门入室偷走了,同组的吕**有重大作案嫌疑,他老婆的一个哥哥在连岛,他现在把孩子带到连岛了,请你们立即布控。”所长说:“请你放心,我马上立即带人去渡口。本来从你们泰县到连岛应该当天就能到,这几天这里发大水,估计路上不好走,可能还没有到连岛,我们说不定能在渡口抓到他。”我说:“所长情况太熟啦!”所长说:“我老家是泰兴市北新乡的,紧靠你们泰县的顾高镇。”我说:“太好啦!您如果把人抓住,我亲自去感谢您!”

  放下电话已是早上7点20分,快到上班时间。我下楼到刑警队门口遇到刑警队指导员赵希贵,他笑着对我说:“纪局辛苦啦!祝贺你把案子破了。”我说:“祝贺什么呀,那女的还没交待啦,男的也没有抓到,小孩还没有救出来。”赵指导员说:“那男的去了连云港的连岛,偷孩子是夫妻俩一起去偷的。”我问:“你怎么知道的?”赵指导员憨厚地笑笑说:“她刚才向我交待的。”我很吃惊说:“我们审了一夜她都拒不交待,我上去打电话才几分钟的时间,你怎样审讯让她开口的?”赵指导员说:“我刚来上班,不晓得是什么案件,看到在审讯,就站着对她说了句:‘这事是瘌子头上的蚤子--明、明白的,你怎、怎么还不讲老实话呀?’她就向我说是她与她男人一起去夺门偷男孩的,她男人把男孩送到连岛去卖的。”我听了后,大笑了起来。赵指导员是当兵的出身,文化水平不太高,讲话口才也不如姜文湘、朱国旺,他黑黑的脸膛,长得象一位农民老大哥。而姜文湘、朱国旺、童东鑫以及参加讯问的其他刑警都是公安学校、警校毕业,包括我在内这么多人审了一夜,讲了那么多道理、那么多法律、那么多政策,竟然不如赵指导员一句话。

  我走进刑警队接待室,对郭**说:“主动交待就好,我们会建议法院从轻处理你的。你夜里为什么迟迟不交待?”她说:“你们夜里说了那么多大道理,让人听了不踏实。我看他(赵指导员)人长得老实,说话让人感到实在,我就交待的。”

  真是一把钥匙开一把锁!而这一把“钥匙”就是“群众语言”。无论是公安政法干警做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罪犯的教育挽救工作,还是领导干部做群众工作,群众语言都是打开人们心灵的金钥匙。语言是解决问题和交流思想感情非常重要的桥梁和纽带。不管是做公安工作,还是做基层工作,和人们沟通,必须做到说心里话,说人们听得懂的话,多一些“民味”,让人们听得进、看得起、信得过。说话时不绕弯子、不打官腔,言简意赅。注重人文关怀,尊重人、不摆架子、耍权威,不居高临下、颐指气使。只有这样,才能把话说到人的心坎上,从而产生共鸣,达到效果。

  我从刑警队出来,就接到连岛派出所电话:刚才在渡口抓到到了吕**,并且解救了小男孩。原来,所长带领干警刚赶往渡口,正好一艘渡船在码头下完人,看到人群中一位40岁左右男人抱着一个幼儿正在与人说话。上去一盘问,所长就听出是泰县口音,原来吕**正在打听有谁要买小孩,被抓了个正着。

  我和姜文湘带着干警立即上了局里的那辆红色吉普赶往连云港。下午近5点开到灌云,看到前面一片汪洋,公路有五、六里淹在水里。原来这里是泄洪通道。看着两辆大卡车从水中开过来,有人提出我们也闯过去。我说:“我们车子底盘比卡车低,不能冒险。反正人已抓住,我们又不急于赶路。”经打听路人,知道可以从灌南绕道。但到了灌南,公路也被淹了。直到第二天凌晨天亮才再次绕道通过沐阳新沂河大桥。

  6日上午9时,我们来到连云港,那时跨海大坝还没有建。我望着被大风吹起海浪,这是我第二次看见大海。第一次是两年三个月前与童东兴、于忠海、姜文湘等一起去海南岛抓捕杀人犯回来,那是我们连续7月奋斗才终于侦破杀人案。从海口市回大陆乘船到徐闻县的海安镇,望着窗外滔天大浪,破案后喜悦的心情让晕船的不适一扫而光。

  上午由于风浪大渡船暂停开航。我们找了一条渔船,谈好20元钱,船主送我们到连岛。汹涌的波涛把渔船捧上颠峰又掼到谷底。局里的吉普驾驶员差点被抛出船外,大家死死抓紧船帮挺了过去。

  我们在派出所看到了那个小男孩,他睡在民警的值班床上,甜甜的,粉都都的脸上透着红晕,这位1990年8月10日出生,再过几天就是三周岁生日的小家伙,根本不知道短短两天自己经历了这么多磨难。好险啦,差一点儿就是骨肉分离!

  一个月后,1993年9月6日,泰县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刑事判决。

  判决书上写到:“经审理查明:被告人吕**于1993年8月3日晚向其妻郭**提出盗卖本组唐**的孙子王**。当晚9时许,两被告人到唐家,见唐外出,被告人吕**即夺门入室,将熟睡在床上的王**抱出,叫郭**回家趟来自行车、备好钱物,两被告人带着王**连夜赶至海安县,后被告人郭**骑车返回家中,被告人吕**将王**带到连云港市连岛乡兜售时,被公安机关抓获。”

  “本院认为:被告人吕**伙同被告人郭**,以出卖为目的,偷盗幼儿,其行为均已构成绑架儿童罪。被告人人吕**……依法应当从重处罚;被告人郭**……减轻处罚。……本院为维护社会秩序,保护儿童的人身安全,依照《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严惩拐卖绑架妇女、儿童的犯罪分子的决定》第二条第一、二款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二条第一款、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一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八条第二款、三款之规定,判决如下:被告人吕**犯绑架儿童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被告人郭**犯绑架儿童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

  法律是公正的!

  评论这张
 
阅读(125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